大牛股易事特董事长又出事!靠内幕消息卖房炒股反亏百万 前东莞首富曾操纵股价被罚1.28亿…

成都贷款通
成都贷款通
成都贷款通
2691
文章
0
评论
2020-09-18 10:19:19来源:金融界网站 评论 213

  股价刚刚创下阶段新高的海陆重工(现*ST海陆(行情002255,诊股))被曝出一起内幕交易,涉案主角竟是易事特(行情300376,诊股)时任董事长何思模。

  证监会日前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显示,在2016年底至2017年初,何思模利用海陆重工拟重组标的控股股东透露的内幕信息,控制5个账户内幕交易海陆重工,合计耗资约2000万元,最终亏损了近177万元,还被证监会罚款60万元。

  作为曾经的东莞首富,何思模曾于2017年以17亿美元财富登上华人富豪榜,次年却因操纵自家公司股价被开出1.28亿罚单,之后从易事特辞职,也是从这一年开始,易事特业绩、股价从高点双双滑坡……

  事起并购 标的控股股东泄密

  何思模交易海陆重工的内幕消息涉及海陆重工2016年一起重组,重组标的控股股东疑成泄密人。

  因海陆重工常年面临业绩压力,公司董事长徐元生从2013年下半年就开始寻找投资项目,并准备向自己看好的环保产业进军。

  2016年5月,在上海朝希投资总经理的介绍下,海陆重工方面与宁夏江南集成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控股股东吴某文取得联系,并在当年7月8日因筹划重大事项停牌,公告拟收购江南集成100%股权。但8月16日海陆重工复牌公告终止了重组,还承诺6个月内不再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2016年10月,海陆重工又成立子公司与江南集成进行项目合作,期间海陆重工负责谈判并购事项的顾问潘某华与吴某文一直保持联系,潘某华与徐元生一致认为江南集成仍是可以并购的对象。

  经朝希投资居间联系沟通,并购江南集成的事项在当年12月开始推进,次年1月保荐机构申万宏源(行情000166,诊股)完成了对江南集成的尽职调查,吴某文始终知情并参与其中。

  2017年3月3日(周五),海陆重工召开董事会决定重启与江南集成重组事宜。3月6日(周一),海陆重工停牌。同年3月18日,海陆重工公告称,本次购买资产事项可能会以发行股份形式购买标的资产,该交易标的资产估值为15-25亿元,预计本次交易可能达到需要提交股东大会审议的标准,标的资产属光伏行业,按照中国证监会公布的《上市公司行业分类指引》属于“M74专业技术服务业”。经公司确认,本次筹划的重大事项构成了重大资产重组。

  证监会认定,上述交易构成内幕信息,敏感期为2016年12月25日至2017年3月18日。吴某文为内幕信息知情人。作为易事特时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实控人,何思模与吴某文存在密切的商业联系:2014年12月至2016年10月期间,易事特持有江南集成10%的股权,何思模任江南集成董事,而且两公司之间存在大量关联交易。

  卖房炒股 5个账户内幕交易亏了177万

  证监会披露,在上述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何思模与吴某文有过8次通话联系,其中2016年12月26日,即内幕信息形成次日,吴某文与何思模通话超过2分钟。

  获取内幕信息后,何思模动用与妻子张某共同控制的“张某”等5个账户交易海陆重工,其中“张某”账户共买入成交“海陆重工”53.29万股,买入金额463.80万元,占该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股票的最大值。

  前述股票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全部卖出,获利30.16万元。据悉,该账户资金来源于何思模、张某的家庭自有资金。

  此外,何思模还利用“胡某珍”、“陆某蓉”、“张某琴”、“郑某”4个账户买卖海陆重工,合计买入216.07万股,耗资1991.39万元,资金多来自何思模自有资金以及和妻子的家庭资金,其中至少有360万元为何思模房产出售款。

  值得注意的是,何思模起初一直使用“张某”账户进行交易,一度引起监管关注。2017年2月7日,张某微信收到何思模以图片形式发来的《广东东莞地区张某举等15个证券账户持有“海陆重工”股票的统计表》,并附言“你的本周卖掉”。前述统计表的内容为包含“张某”账户在内的海陆重工流通股股东100名的账户信息及持有“海陆重工”的情况。

  2月8日开始,“张某”账户陆续卖出海陆重工,其他3个账户则相继开立并大笔买入,还有1个账户自2016年11月开户后进行了首次交易,即买入海陆重工。

  从股票处理情况来看,前述股票大部分在内幕信息公开后卖出,4个账户累计亏损207万元,与“张某”账户获利相抵后共计亏损176.84万元。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海陆重工股价涨了24.20%,但7月21日复牌之后先是经历跌停,之后一路震荡下滑。

1

  根据上述行为,证监会最终决定对何思模处以60万元罚款。

  曾是东莞首富 如今频收证监会罚单

  天眼查APP显示,前述江南集成前身系宁夏江南建设工程有限公司,2011年成立于宁夏中卫,注册资本5000万元,主营信息系统集成服务以及新能源(光伏、光热、风力、储能)发电项目的开发等。前述吴某文系该公司董事长吴卫文。

  2017年,海陆重工最终斥资17.56亿元收购了江南集成83.6%股权,其中支付现金9.96亿元,以7.79元/股向交易对方发行9750.96万股,同时募集了配套资金。

  但从财报数据来看,海陆重工的业绩并没有因此得到提振,反而到了2018年因为光伏市场需求端断崖式下降,江南集成光伏电站EPC规模大幅下降,海陆重工也受此拖累大额计提商誉减值由盈转亏,扣非净利润更是创下-7.54亿元新低,去年盈利再降10倍至-18.44亿元,公司已经“披星戴帽”。直到今年上半年,公司业绩才有止跌回暖之势。

  而另一边,此次案件主角何思模也遭遇了资本生涯中的滑铁卢。自2014年1月易事特登陆创业板,农村出身的退伍军人何思模经历了公司股价1月涨3倍的财富暴涨,并因此开始现身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之后开启资本扩张,先后收购疏勒县盛腾光伏电力有限公司等多家光伏企业,公司业绩很快在2017年达到7.14亿元的高峰,营收达到73.18亿元。

  根据天眼查APP资料,何思模作为实控人目前持有易事特50.30%股份。2017年,易事特股价达到16.39元高点,何思模同年以17亿美元身价成为东莞首富。

  但2018年,何思模此前借“高送转”操纵股价之事东窗事发,证监会开出了1.28亿元 “天价”罚单。同年6月,何思模向易事特递交辞职报告,其子何佳接任易事特董事长职务。此前,何思模还多次因为公司信披违规收函。

  今年上半年,易事特实现营收20.23亿元,同比增长23.65%,但归属股东净利润仅为1.86亿元,同比下滑30.95%。在融资压力下,公司控股股东东方集团(行情600811,诊股)及实控人何思模正谋划进一步“卖身”,日前二者将所持18%的股份转让给了广东恒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并不可撤销地放弃了剩余股份的表决权。公司也将因此变为无实际控制人、无控股股东状态。

  二级市场上,易事特又开始了一轮诡异的异动……

本公司是成立多年的全国性专业贷款中介服务平台,如果您有贷款方面的需求,可以直接联系本网站右下角在线人工客服,最快3分钟可下款~
银行抵押贷款纯线上借款_最高200万额度_最快当天下款
成都贷款通
  • 版权声明 本文源自 金融界网站, 整理 发表于 2020-09-18 10:19:1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cdwzseo.com/news/11957.html